三日不绝

主韩叶,王叶周叶伞修随机掉落(○’ω’○)
不坑不BE,会努力更新……
欢迎留言和我聊天owo

[全职][韩叶]春风不渡玉门关

古风坑,跟万圣节没半根毛关系的节日更新

认真你就输了

───

 

 

 

  「韩、韩文清……」

  叶修躺在他身下瞇着双眼满面潮红,嘴里断断续续地唤他的名,夹杂着喘息,衣衫凌乱,紧锁的眉头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极乐。

  「不、不行了……放开我、快放开……」

  那双修长而美丽的手紧抓着床单,一双长腿踢瞪着试图逃离韩文清的掌握,却徒劳无功,叶修急得语无伦次的求饶,眼角隐隐泛着泪光。

  「这样就不行了?」

  看着叶修罕见的一副被欺负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韩文清的心中升起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他压制住不断挣扎的叶修,伸手握住他的腿,擒着叶修的手更用上了几分力,粗糙的厚茧细细磨过那敏感得不行的部位,韩文清满意地感觉到叶修瞬间绷紧的身体和拼命忍耐的颤抖,难以抵抗的刺激一波波窜过背脊在身体内爆炸,叶修紧紧的绻起脚趾发出悲鸣

  「不、不要!老韩住手!不要碰、呜、别碰那边……啊……」

  眼角的泪不知何时滑落脸颊,叶修整个人瘫在榻上喘得不行,推开韩文清的手完全脱力,只能虚虚挂在他肩上却更像是邀请,看着几乎被玩坏的叶修,韩文清莫名的有种嗜虐感,手上作势又要用力,叶修急得奋力挣扎起来,又被挠了两下,他又羞又怒,气得大喊

  「韩文清快放手敢不敢不要骚我脚……底……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犹记得那日,那位大名鼎鼎的嘉世将军方与边疆外族经历一场恶战,以少击多,奇策尽出,兵行险招,硬是撑到了援军到来,勘勘守住了疆界。

  是夜,身为联军主帅的霸图皇帝在帐篷前捡到了孤身断后下落不明、失踪近三日的斗神一只。

  那人身上脸上沾满了污泥血迹,整个人脏兮兮的像一坨皱巴巴的破烂衣物一样歪在那营账之前,见他走近,懒洋洋地抬起手笑着向韩文清招呼。

  韩文清皱眉,把他从地上拎起来,叶修显然是伤了腿,站不住,便软趴趴地蹭着来人宽厚的肩膀压上了全身重量,韩文清横了他一眼,沉默地撑住了人将他扶进营账放在床上坐着,自己蹲在他身前给他除了鞋祙要检查伤势,叶修先是给韩文清的干脆利落整得一愣,然后乐了,他开口笑道

  「哎,老韩你这是力士脱靴呢,我告诉你,高力士要是长着你这张脸那明皇可得哭着交出龙……嘶!你轻点……!!!」

  却是韩文清手上用了点力压迫到了伤处,叶修痛得抽回了脚又给韩文清眼捷手快地捏住,这一闪一抓,韩文清只感觉自己抓住了脚底一处软肉,却没想叶修动作明显一滞,出口的痛呼顿时成了倒抽一气,韩文清正奇怪,抬头却刚好对上了叶修一脸不知怎么形容的神色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揉了揉那块意外柔软的脚心,叶修整个毛都炸了。

  「别!你别弄!」那位斗神连连摇头,用上了力气直想把脚ㄚ脱离那人可怕的魔掌,却被韩文清牢牢扣住了脚踝抽也抽不回,急得声音都有些抖。

  而那霸图的陛下捉着人的脚ㄚ由下而上地看着老对头那简直可以用慌乱来形容的表情,只感觉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什么,他翘起拇指作势要挠,叶修吓得挣扎起来就差没往他脸上招呼

  「叶修,你该不会……怕痒?」

  被那异常激烈的反应逗得几乎要笑,韩文清无比满意地看着那人难得吃鳖的脸,他冷冷一笑。

 

  ……于是便有了上头那段。

 

  之后,被挠得死去活来的那人趴在床上脸红气喘,叶修用一双水灵灵的眼怨毒地瞪着韩文清,却不想那发红带泪的眼尾在人眼中全变了调,韩文清眼神一黯,他翻上床单手压住了人,叶修慢了半拍才察觉到气氛不对,却已太迟。

  理所当然地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两人平时恪守军中自然是许久未见,叶修本想装死,却让韩文清三两下整得浑身燥热手脚发软,彻底燃起的情欲星火燎原。

  韩文清一下一下重重顶在最让他疯狂的地方,叶修爽得浑身颤抖,泪眼模糊,却还记得那营账可不是什么厚实墙壁,死死咬住了如泣的呻吟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偷情般的刺激让快感升华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死命绞紧的后穴激起韩文清更加凶猛的攻势,叶修终于哭出来,在一次次深深的顶弄下攀上高峰,夹在两人之间的阳根几下颤动,韩文清见他要高潮,一时之间鬼迷心窍,捉住叶修踢蹬的脚心挠了两下,叶修浑身一抖,难以置信地瞠大双眼,就这么射了出来。

  完事之后叶修烂泥一般瘫在床上什么都不想说,一根手指都动不了,韩文清收拾了一下惨不忍睹的床榻,让人送来清水伺候着软绵绵的那人擦洗一身脏污,叶修又困又倦,異常乖巧地趴在韩文清怀里一顿一顿地昏昏沉沉,韩文清看着好笑,心下也明白嘉世军那九死一生的处境究竟消耗了这人多少精力,他揉了揉叶修一头散落的发让他放心睡,几乎是语落的瞬间,叶修眼皮一沉见了周公,见他疲累若此,韩文清不自觉放轻了力道。

  又唤了张新杰给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上了药,霸图那位鼎鼎有名的军医兼军师对于韩文清账中的叶修这说出来惊世骇俗的事实没有任何惊讶,利落地包扎好了便迅速离去。

  韩文清坐在床边看着卧铺上睡得正熟的那人,伸手给他揉开了皱起的眉间,目光流连在他眼下疲惫的青黑与越发消瘦的面颊,终究只是轻叹了一口气。

  轻轻躺在他身边伸出手把人捞过来稳稳当当地安置在怀里,韩文清闭上双眼。

  一夜无梦。

 

 

END.

 

 

 

这篇原本是中秋贺文我会说吗(笑

朋友,尝尝脚心被挠的地狱吧!!! 

虽然被三次元各种碾压这么久没更,但我还是没有忘记这里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谢谢就算死掉这么久还是没有取关我的你们

偷偷求个评论

各位,万圣节快乐XD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