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7

地狱背景,写起了老韩就停不下来((##

传送门→ 01  06  08

───

 

 

  韩文清伫立在原地,一双锋芒锐利的眼盯着前方正慢悠悠地托着步伐向他走近的人,熟悉的身影一身全黑,撑着一把鲜红似血的大伞,苍白的面容笑脸吟吟,举起手很随便的挥了两下就算是招呼

  「唷,老韩,今天也在看大门啊。」

  「叶修,没事就滚。」

  韩文清冷淡地瞪着老对头那一张笑得不怀好意的脸,只觉得拳头很痒,这家伙每次出现准没好事,韩文清只想把这个和麻烦画上等号的人揍出自己的地盘。

  「老韩你这么无情哥的心都要碎了。」

  「碎了好,赶紧投胎去,看了碍眼。」

  叶修夸张地做出了一个心碎的动作,眼底依旧是那让人心底冒火的笑,他看着韩文清那让无数孤魂野鬼哭着交上供品的霸气脸孔,用今天天气真好的语气说

  「老韩,让我过生死门。」

  「做梦。」

  韩文清想也没想,拒绝得那叫一个干脆。

  「呵呵,我想也是。」

  叶修也不生气,答案早已是预料之中,几乎就在语落的剎那他手上红伞一甩,伞面收缩,伞骨上翻,尖端危险的黑刺汇聚成一簇锐利的矛尖,韩文清不动声色地看着平凡的伞具变成了张牙舞爪的凶器,冷笑一声,握紧了拳正面迎上。

  「果然还是要打一场啊。」

  「正合我意。」

  一时间拳矛交错,冲天的斗气与炼火交缠,两人身影交迭,战得不分你我。

 

 

───

 

 

  猛拳带起的狂风自耳边呼啸而过,精巧机械运转的细小声响在耳中放大,喘息与闷哼,短兵相接的顿响,所有的声音彷佛隔着水面的恍惚,只有苏沐秋的话语清晰地在脑中回响。

 

  「周泽楷不是普通的生魂,他和我们一样拥有强烈的执念,强烈到连转生轮都无法磨灭的执念──」

 

  叶修向前一踏,千机伞倒提,握住剑柄就是一记拔刀斩,韩文清向左一跃,闪避的同时挥出一拳直取头部,叶修双手一晃,千机伞在手中灵活的翻转,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赤红的拳

 

  「他的执念,是你。」

 

  韩文清在瞬间压低身体避开子弹,同时一腿扫向叶修下盘,叶修轻轻一跳,撑开伞面为盾与韩文清挥出的右拳相撞,两人向后弹飞,一个翻身落地之后又重新举起武器向对方进攻。

 

  「杀手、武警、军人、法医……生为生者,却向往死神,他的人生中充满死亡,只因为他下意识的追寻着你。」

 

  千机伞转瞬之间化成了矛型态,一记上挑将韩文清抛向天空,韩文清在半空中一个扭身回头又是一脚,叶修逼不得已收矛回挡,拳法家的膝盖重重撞在矛上,伞柄忽然从中间断裂,双节棍的铁链勾住韩文清脚踝将他往下一摔,韩文清不慌不乱,看准了时机挥拳逼退了叶修的补刀,一个侧翻又站了起来。

 

  「也许你能偿抵他的罪孽,却无法消除他的执念,就像是灵魂上无法愈合的伤口,随着一次次的转生被撕扯得越来越大。」

 

  炙热的红拳速度极快,一下一下砸在伞面上像要拆了伞架,叶修不敢硬扛,伞骨倒翻,趁韩文清闪避时一记横扫,拳法家高高跃起,对准了目标头顶一记千斤坠,叶修后跳闪避,韩文清追上又是一记正拳,叶修偏过头闪过大半攻击,却被拳风划破了脸颊溅出鲜血,韩文清正奇怪他为何不躲,眼角余光瞄到了拉在身后蓄势待发的矛尖。

  不好!

  注意到时要再闪避已经太晚,韩文清收起双拳架在胸前防御,被叶修一记高刺轰上了半空,卷起的斗气几乎要化成实体。

 

  「再这样下去,他必定要散魂。」

 

 

───

 

 

  最后一招攻击叶修没预警的在半途收了招,强撑着反噬挑起矛尖,一记圆舞棍把韩文清重重摔在了地上,韩文清闷哼一声,终究没有再站起来。叶修用尽力气摔完了人自己也站不住,伞尖拄地,整个人撑在伞柄上歪歪斜斜,苍白如纸的脸上绽出了一个微弱的笑

  「老韩吶……你果然老了,变弱了啊……」

  「彼此彼此。」

  叶修笑了笑,颤抖的双腿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韩文清身旁。

  「哎,老韩,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傻?」

  韩文清哼了一声,没答腔,叶修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一直、被执念困在这种地方……人果然还是要往前走才对。」叶修抬起头看向顶头一片黑暗辽阔,阳世的天空恍然映在眼前,他突然很想抽根烟。

  一旁的韩文清沉默了一阵,久得几乎让人以为他睡了过去,闭目养神的刚毅面孔紧锁着眉头,一会儿舒开了一些,他应了一声,叶修一听,不自觉的勾起了笑,他知道这个老对头是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休息了半晌终于攒回一些力气的叶修撑着千机伞爬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土糊了背后人一脸,他背对着一时半会还爬不起来的韩文清,脸上挂着笑,头也没回,特别英俊潇洒的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

  「嗯。」

  简简单单的两句,为这地狱中几百年的相知相惜画下句点。

  叶修拎着千机伞迈开步伐,穿过了那道连系着阴阳两世的生死门。

 

 

───

 

 

  「抱歉,小周,我来晚了。」

  年轻的法医打开家门,有些诧异的看着门外半透明的陌生访客露出一抹苍白的微笑,像是个不小心迟到的朋友那样带着歉意。

  周泽楷愣了一下,心中浮现了一丝怪异的想法,眼前这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一种无比熟悉与怀念的感觉,萍水相逢,而一见如故──

  彷佛已经等了他很久。

  周泽楷眨眨眼睛露出几分无辜,嘴角不自觉地弯起来。

  「嗯。」

 

  莫名的心跳加速、发自灵魂深处的雀跃。

  一定是因为,我又再一次爱上你了。

 

 

TBC.

 

 

 

终于见到啦!谜也解完啦!接下来就是闪瞎的时间啦!

战斗的场面看看就好……有参考荣耀的技能,这两人打在一起实在太热血了差一点奔向了韩叶的大道(别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今天闲来无事翻了翻自己过去的文,深深觉得我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在长假的海洋中死于安乐的文笔(沉痛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