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6

地狱背景,有一点点对苏家的私设

传送门→ 01  05  07

───

 

 

  苏沐橙收到消息的时候刚熬好了一锅汤,来自司命府的密报透过一只略不对称的鸽子传到了孟婆亭,见此鸽如见真人,苏沐橙与某只长相神似他主人的鸽子四目相对了两秒半,冥府第一美女很没形象的笑倒在一旁闲闲没事来喝茶聊八卦的渡船人身上,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接过信,才读了几行便又安静下来。

  「怎啦?」见苏沐橙脸上表情有些担忧,楚云秀摸摸好友的头凑过去看信,顿时也皱起了眉,「苏沐秋?他不是才刚去投胎吗怎么又死……哎,算了,总之先去一趟枉死城……」

  说着便把苏沐橙拉上了渡船小舟,楚云秀撑起长篙,让一叶扁舟顺着简直四通八达的忘川水穿越大半冥土,最后停在了雄伟的城墙之前。

  美艳的渡船人对着守卫高冷一笑,拎着沾满血水的船桨指明了肖时钦同志喝茶谈人生,枉死城主带着苦笑接待了楚苏二人,花了一整个时辰听楚云秀讲了一个关于兄妹亲情与搭档激情的狗血故事,听的一边上茶的小戴小辅佐官泪眼汪汪,黑亮亮的大眼睛直看向一脸疲惫的城主大人。

  「你们不就是想把苏沐秋带回去么……」

  肖城主心很累的表示咱枉死城小放不下苏沐秋这尊大神你们想要就带走吧,新上任的黑无常老把厉鬼魂魄勾进枉死城来我最近工作量有点大你们请随意……话还没说完从头到尾都在旁边微笑喝茶的苏沐橙转眼就不见了,只剩下对着自己笑得一脸毛骨悚然的楚云秀。

  「楚渡船,若您没事的话我先离开了。」肖时钦阻止了自己去深思渡船人的森森笑意,说着便站了起来,后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捧起瓷杯饮尽了茶水。

  茶过三旬,正是送客时分。

  在肖时钦踏出房门之前,楚云秀唤了他一声,头也没转,只是静静地问

  「肖时钦,枉死城的人不是这么轻易就可以离开的……为什么让他走?」

  闻言,外表谦和却同列为冥府四大军师的城主在门坎之前停下了脚步,斟酌了一会,才给出了答复,「方才,泰山王陈果传令,原辅佐官叶修无故擅离职守,指明死魂苏沐秋做为新任辅佐官。」

  「……叶修又跑了?」

  「是的,说是要去找韩文清……看他的眼神是认真的,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了。」肖时钦回想着早些时候正巧经过枉死城与他聊上了几句的叶修,脸上那种勇者要去屠魔王的表情,简直不知道该给谁点蜡。

  楚云秀听了,沉默了一会,也不再多说什么,就在肖时钦以为她说完了话正要离开时,又听见她说

  「就算是殿王下令,死魂没有待满预定期限就离开,枉死城也是要受罚的。」

  肖时钦听了,耸耸肩,不以为意,抬脚就跨过了门坎,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

 

  「不过是小事情罢了。」

 


───

 


  纤纤素手挽指轻敲着木制的厚门板,几声闷响过后是一片沉寂,门外那人犹豫了一下,缓缓推开虚掩的房门,苏沐橙从门后探出头,一眼就看见她的好哥哥忧伤又明媚地坐在窗前,窗外还停了一只白白胖胖的……略不对称的鸽子,整个画面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

  「哥哥。」

  看见久违的人依旧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苏沐橙暗自松了口气,笑着唤了一声便朝他走去,苏沐秋听见声音回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笑脸吟吟的自家妹妹

  「沐橙?妳怎么来了?」

  「来看看笨蛋哥哥是不是都好好的啊。」

  冥府第一美女在哥哥身边坐下,亲昵地将头靠上了他肩膀,面对妹妹这种撒娇一般的动作,苏沐秋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怎么啦?」他伸手摸了摸妹妹毛茸茸的脑袋,轻声问着。

  苏沐橙蹭了两下哥哥的肩膀,声音闷闷的,「张新杰说,没有喝下孟婆汤就转世的人,来生会很痛苦……」

  洗去生前记忆的意义在于归零,复杂的人生将回到最初的空白,放下红尘一世的悲欢,在偿还了罪孽之后给予死魂重新开始的机会。若是没有这一关,死魂还带着前世的爱恨情仇,那么每一次的转世就不会是重生,只能沦落为上一世的延续,犯一样的错、为同样的事情所惑,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辙,那才是真正停不下来也逃不出去的轮回。

  「……被他发现了啊。」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苏沐秋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地说,「没事的……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什么都没办法改变,他们甚至已经忘了我们,我只是远远的看,他们……过的很好,有了新的孩子和家庭,住在很大的房子里,丰衣足食,什么也不必担心。」

  他们的……父母。

  不必再流离失所,也不必再挨饿受冻,不必为了养活家人受尽凌辱,也不必再将年幼的孩子放在有钱人家的门口,流着泪却转身离去。

  「这样就好了。」苏沐橙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地说着,握住了哥哥的手,「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太久,等叶修哥想开了一起走吧。」

  「那个浑蛋啊……大概也快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更何况是那样玩笑般的一念之间阴错阳差,知道了真相之后苏沐秋只觉得冥府四大军师啥的全都是扯淡,那个混账就只是个情商负数的笨蛋,堂堂斗神也不过是一介孤魂,终究是为情所困。

  「哥哥你知道些什么了吗?关于叶修哥?」一听见有关叶修的事情,心里也很担心的苏沐橙忍不住追问。

  苏沐秋一愣,想起叶修,又淡淡叹了口气

  「……算是吧。」

  不久之前,叶修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沉默了很久很久,面无表情的脸孔扯出一个难看的笑,他说了一个故事。

 

 

  「我上辈子死得太早,所以一直觉得能活着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有人说,人死前最后一个愿望会成为死后最强烈的执念。

 

  「我只是,希望他能好好地活下去。」

 

  当你爱上一个人,你会想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留给他

  却从来不知道那是否真的是他想要。

 

  叶修的语气很平静,眼底静静的沉着一些他从未见过的温柔与悲哀。

  「你说的对,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是他忘记了生命的重量,忘记了活着的人所背负的伤痛与寂寞

  那是不可能会幸福的吧。

 

 

TBC.

 

 

 

今天刷亲戚副本,BOSS一如往常的血条无上限,更新有点晚了大家见谅……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