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4

地狱背景,总觉得越来越长了啊……

传送门→  01  03  05

───

 

 

  「各位乘客请注意,11点24分开往OO的客运即将发车,请还未上车的旅客加快您的脚步,各位乘客请注意……」

  公式化的女声略微冷硬地提醒着乘客,周泽楷提着简单的行李,有些困扰的看看车票,又看看对应的座位,正巧对上了霸占他位置的陌生少年抬起头的双眼。

  「哎呀,不好意思,这是你的位置吗?」少年愣了一下,对周泽楷露出了带着歉意的干净微笑,在他疑惑的目光下掏出了自己的车票说,「能不能请你和我换个位?晕车药吃完了没注意,坐后面的话可够呛……」

  听着少年略为尴尬的解释,周泽楷点点头,表示并不在意,同时伸手接过了少年递出的车票,将两人的交换了下,才在对方的道谢声中沉默地向后走去。

 

  那时候的周泽楷还不知道,在这窄窄的通道上,他与死亡擦肩而过。

 

  那辆车后来出了重大车祸,前排的乘客大多罹难,侥幸逃过一劫的周泽楷被救难人员从破碎的逃生窗中捞出去,极其幸运地只受了点轻伤。

  在混乱的现场中,周泽楷无意间瞄到了那位俊秀少年苍白的尸体,有些破损的面容没有半点死前最后一刻的惊骇,平静的表情彷佛早有预料。

  周泽楷的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挥之不去的血腥味与焦臭味,生者的哭喊,死魂的悲泣……如此、熟悉,甚至让他不明所以的感到兴奋,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死亡的味道……

  是谁……

 

───

 

  「叶修,你看够了没?」

  清冷的嗓音随着走近的脚步响起,空气中渗入了浓郁的茶香,小小的庭院中种满了精心照料的花草,围绕着中央一洼浅池,池边有一小亭,亭中一个懒洋洋的身影趴在栏上垂首望着池中一片止水如镜,背影沉默而专注。

  王杰希端着沏好的一壶西山白露放在亭中的黑晶石桌上,叶修闻了茶香,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大司命笑了笑,直起身子把自己歪到了石案上。

  「大眼,你特地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不是看了吗。」

  将茶杯放在叶修面前注入了茶水,王杰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小池,五色彩锦在池中悠然潜泳,微风卷起叶片落在池中,激起阵阵涟漪。

  「……你说小周要死了,结果挂掉的是沐秋啊?」想起了方才在池中看见的灾难般的景象,叶修略有不满,「老王你终于要转行当神棍了吗?」

  「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命运的结局,那是他自己的选择。」王杰希淡淡地说着,放下茶杯,执起案上毫不起眼的一只毛笔,翻开了一旁古旧的簿本便书写了起来,笔尖无墨,在泛黄的纸页上一撇一画却勾出了一个又一个死魂的名字。

  对于王杰希很自然的把自己谅在旁边便开始旁若无人的工作起来,叶修习以为常,只是盯着生死簿上那熟悉的名字发愣,好一会才问

  「大眼,你说苏沐秋为什么要替我投胎呢?」

  「你何不自己去问他?」

  闻言,王杰希沉默了一阵,正当叶修以为他真的在认真思考时却给出了十分敷衍的答案,话刚说完,王杰希停下了手中的判官笔,将长长的一列清单塞进了叶修手中,他指指清单,「既然来了,就帮我送去枉死城吧。」

  「……」叶修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折,封面印着司命府的字样,还贴心的附上了一个精巧的玉符──枉死城的通行证。

  顿时便眉开眼笑,他故做大方的把纸折子往怀里一揣,笑得无比欠揍,「看在你苦苦哀求的分上哥就帮你一回吧。」

  王杰希云淡风轻的挥挥手,看着叶修三两下便消失在眼前,气定神闲的喝了杯茶,开始思考待会儿是否需要熬碗汤药给阎王大人备着。

 

  而后,他不经意的注意到,那杯早就凉透的茶水,叶修一口也没有碰。

 

 

TBC.

 

 

 

认真以为说不定可以日更的我实在太甜了

因为被小伙伴一针见血的说你这样写鬼看得懂,所以我只好默默的砍掉重练,断更一天真抱歉(ˊ; w ;ˋ)

总觉得写着写着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什么侦探悬疑解谜的文,如果真的看不懂……后、后面会有解释的,当然也可以来问我QWQ((←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ww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