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3

地狱设定,这是关于一个放了很久的便当的故事(X

传送门→  01  02  04

───

 

 

  细雨绵绵,荒草离离,寂静的世界里一成不变的景色勾起了丝丝眷念,石碑上的名字有些熟悉,却遥远,意识一片茫然,记忆更是整片的白。

  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

  恍恍惚惚,似梦似醒。

  隐约中只记得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个人来到这里,一身素衣,带着纯白的鲜花放在墓前,然后便坐在那儿盯着墓碑出神,一语不发,却久久不去。

  似曾相识……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数不清多少个四季交替,渐渐地,他从他的眼神中看懂了一些东西,一些沉重而压抑的悲伤,一些思念,一些寂寞,还有深深的眷恋。

  细雨依旧漫无尽期地下,他从茫然开始有了些意识,静静地坐在石碑上学会等待,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悬念。

  青草岁岁枯荣,那人年年都来,却从未讲过一字一句,只是用漫长的沉默无声地倾诉着一往情深,胜过任何言语。

  而他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隔着一方小小的墓碑,一层浅浅的土,却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咫尺天涯,莫过于生死。

 

  一次又一次的等待,愣是从那人的壮年等到了暮年。

  看着那越发斑白的鬓角与逐渐佝偻的背脊,他还没意识到岁月,还没意识到人鬼终究殊途,已经等到了最后一次。

  那人白发苍苍,枯瘦的指尖抚上墓碑模糊的字刻,描绘着深深刻在生命中的名字,涣散的双眼专注而虔诚,嗓音沙哑,颤抖却坚定地吐出了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叶修……我爱你。」

 


 ───

 


  彷佛做了一个很远很远的梦。

 

  叶修醒的时候还有点迷茫,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趴在冷冰冰的地上,四周是一种让人心碎的温度……试着动了动手脚,没反应,全都给冻住了。

  「前辈你还好吗?」温和的声音在他头顶处响起,说的是关怀的话语,脸上却带着微笑,「都结冰了呢。」

  「没事儿,哥就是做个冰雕依旧英俊潇洒。」

  闷闷的回应着,叶修使了点力,身上的薄冰发出了冰裂的清脆声响,没多久就碎了一地,叶修动了动冷到僵硬的四肢,顺势伸了个懒腰。

  「前辈变弱了呢,以前都不会结冰的。」喻文州的声音仍是慢悠悠的,带着一点点笑意却又不过度失礼,「睡得可舒服?我等了很久前辈都没醒呢,做梦了?」

  「不就是个冰牢吗。」很没形象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叶修稍微回想了一下梦中的场景,随口应着,「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已经死去的灵魂不会再做梦,梦境不过是一次次地重复着前世的片段,那些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

  「不介意的话能说给我听吗?」

  「吃饱太闲的话还是管管你家的黄烦烦吧,满地狱跑来跑去的找人PKPKPK,人都死了就不能禁个音?」

  很直接的拒绝了喻文州脏心好哥哥的友善交流,叶修懒没骨头似的靠上了墙,一点也不介意厚厚冰层带来的刺骨寒冷,开门见山的就说,「冰寒地狱之后还有几层都一起上吧,这么不痛不痒的,闲得慌。」

  「那倒不用了。」很自然的略过了叶修对自己辅佐官的嘲讽,喻文州依旧笑得温和,「事实上,在前辈做着好梦的时候宋帝王陶轩向阎罗揭发了前辈以往知法犯法的任性行径,大力指控黑无常叶氏监守自盗屡次放走未经审判的亡魂,掐准前辈现在没有任何福报,让阎王下了判决──简单来说前辈你被革职了,但是念在你对冥道至今为止的贡献上,只做了功过相抵、强制投胎的惩处。」

  「……」听见喻文州很平静的叙述着此等重大变故,叶修还是那懒散的笑,不甚在意,「哦,难怪哥从刚刚就感觉不到却邪了啊。」

  「关于导魂武器却邪,已经转交新任黑无常孙翔。」喻文州适时地补充。  
  「哎,怎么给人了呢?却邪可是私有兵器,再怎么说应该归还制造者吧。」一听说老伙伴就这么红杏出墙了,叶修挑起半边眉,略有不满。

  「比起这个,前辈难道不好奇为何自己不是在娘胎中醒来呢?」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听出喻文州话中有话,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有人替了前辈投胎了。」喻文州从善如流,简单直白,「白无常,苏沐秋。」

  直到此时,叶修处惊不变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动摇,即使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喻文州没有错过平静表像底下一瞬的惊愕。

 

  「叶修前辈,就结论而言,你现在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亡魂罢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和给我留言的小天使们

虽然我的CP是ALL叶,但是一篇文只会写一个,周叶就是周叶,如果你看到了伞修,那绝对是幻觉没有错

伞哥是叶神的好搭档好哥们好助攻(?

其实我没有黑角色的意思,就算是黑角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的

就像,没有放下却邪,是拿不到千机伞的吧

进化吧叶神!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