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2

地狱设定,这是一个大家手上都拿着便当的故事((并不

传送门→  01  03

───

 

  三途川上,彼岸花海,一叶扁舟本该是渡船人与亡魂宁静的送葬,却硬是多出了一只泰然自若混上了船的死神,蹲在窄窄的船尾盯着沉睡的亡魂出神。

  「老叶,如果你上船只是为了在我前面放闪,你还是滚下去吧。」楚云秀一身白衣,艳红裙襬一晃,冥府最凶残的渡船人提起船桨认真想把死神抡进水里。

  「哎,人都死了哪里还闪,云秀大神饶命。」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叶修叼着从阳世摸来的烟笑得一脸真诚,「小周长太帅了忍不住多瞧两眼。」

  「人都死了,看也没用。」原封不动的把话扔回去,楚云秀没好气的把桨插回了水中,激起的水花落在周泽楷脸上,沿着眼角滑落,如泪,又被叶修伸手抹去,冰冷的手指滑过苍白的脸颊,没有任何温度,也不会再笑。

  果然还是活着比较好,死了多无聊呢……

  小舟慢慢的顺着河流划过,没有停在岸边,无视了岸上鬼差无措的追逐,楚云秀收起了船桨,顺流而下。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再交谈,滞留在冥府成为鬼司的亡魂几乎都抱着生前的执念,那是一种无解的执着,并不是旁人三言两语能够劝开,叶修发呆似的盯着周泽楷,楚云秀偶尔用船桨把血色河水中浮起来挡路的腐烂水鬼打下去,最后小舟驶向了长河的末端,眼前横着一条拱桥弯弯,名曰奈何,桥上一位素衣少女把手撑在栏上对着河中央的他们挥舞手臂。

  「云秀!叶修!」

  苏沐橙笑得灿烂,说着已经跑下了桥,站在岸边看楚云秀停好了船只,叶修已经拖着周泽楷跳上了冥土。

  死魂没有多少重量,叶修很随意的扶着没有意识的周泽楷站到了桥前的小亭,亭边摆着一个巨大的锅釜,底下燃着柴薪,熬着汤药,是为孟婆汤。

  苏沐橙笑着取出了汤碗乘上,递给了叶修,看他慢慢地喂着那陌生的亡魂喝下,笑嘻嘻地说

  「哥哥这次又猜对了,你一定不会投胎。」

  「没啥好猜的,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投胎了。」喂完了人,叶修把空碗递给了笑瞇瞇的少女,不置可否。

  「喻文州说他已经准备好了地狱,就等你过去玩玩呢。」

  「啧啧,吃饱太闲,进出地狱对哥而言不就秒秒钟的事情嘛。」

  「因为大家都在猜你啥时会投胎啊。」

  花了点时间把小舟旁的烂水鬼通通灭干净以免它们靠近自己船的楚云秀说着,把几枝河岸边刚摘下的鲜红彼岸递给了苏沐橙让她加进汤里。

  「就你和韩文清,在这地狱里蹲到都快烂掉了还不投胎,到底是多深的执念,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虽然是鬼司,本质上和亡魂仍差不了多少,即使做过修练也无法拥有肉体,不能吃喝也不能睡觉,几十年几百年的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比起地狱酷刑的折磨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受罪。

  地狱的鬼司们总是来来去去,或者投胎,或者散魂,就唯独这两尊大神彷佛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一点一滴的攒着微薄的福报,又为了执念一次次倾尽。

  几乎是盲目又愚蠢的执着,却没有人能够指责他们,会成为鬼司的亡魂都是一样的傻,因为放不下,所以连死了也没办法安心投胎。

  或者为忠,或者为孝,或为亲情,或为爱情。

  「因为不甘心啊。」轻描淡写的说着,叶修也只是笑笑,「没什么理由的。」

  他放开手,看着喝下忘川水的灵魂茫然的清醒,随手指向了奈何桥畔,青年眨眨眼睛,露出迷茫又无辜的神情,顺着那漂亮得过分的指尖所指的方向走去,踏上了桥,走向下一个来世。

  六道轮回尚无可惧,因为有人将他带离了地狱的审判与酷刑,又为他偿抵了杀伐的罪过,甚至让出了转生的机会。

  一次又一次,无解的轮回。

 

 

TBC.

 

 

 

转吧、转吧,命运轮回,各式各样的爱残存着继续轮回

写的时候想起了这句歌词,虽然已经忘记是从哪里看到的了

 

偷偷开隐藏上线的角色们接下来一定会好好出场的,总之先来一发云秀女神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你们的响应是我的力量,我会努力更新的>w<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