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周叶]死亡恋歌 01

 地狱背景,设定请参考PO主的脑洞

 传送门→  02

───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满地的战火烟硝沉寂之后。

  踏着一地鲜血艳红,那人一身黑衣,嘴里叼着廉价的烟,手持一把样式古旧的战矛蹲在被炸得面目全非的瓦砾堆上,对着一村子的横尸遍野百般聊赖地戳戳戳,矛尖精准地穿透心脏,他看见那些无比熟悉的村民面无表情的坐起身,半透明的身体渐渐淡去,化成萤火般的光芒四散,归于尘埃。

  周泽楷抱着膝盖缩在半毁的防空洞中,迷茫地看着这不属于人间的风景,看着那个懒洋洋的人踏懒散的步伐着用黑矛串烧了一村死的亡者,最后,黑色的鞋尖停在了他面前,葬送死者的黑色矛尖刺进胸口。

  那一瞬间,周泽楷想过就这样在这柄战矛下死去也不错。

  「哎,看错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活人啊。」

  有些沙哑的男声响了起来,近得不可思议,周泽楷下意识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同时弯下身来的叶修一双漆黑如墨的眉眼。

  四目相交,黑色的战矛还插在胸口,短短的一瞬宛若永恒。

  找到你了──

 

  村子被空军炸毁的那一年,12岁的周泽楷遇见了死神叶修。

  叶修教他从建筑遗迹中翻找出水和食物,带着他走过焦土与荒野,到达最近的人类村庄,最后消失在曙光之前的晦暗夜色中。

  临走之前周泽楷抓住他的衣角,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他问,我能再看见你吗?

  叶修听着,笑着摇摇头说,我就是死亡,你不会想要看见我的。

  然后,在真的消失之前,周泽楷望着晨曦穿透叶修的身体,逐渐淡去的轮廓中是一抹温柔得不可思议的微笑。

  他说,小周,好好活下去。

 

  之后,18岁的周泽楷从了军,被选入特殊部队,负责执行一些机密的任务,处理掉某些被认为对国家有害的人。

   第一次杀人的那个夜晚,叶修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手持战矛,将他刚杀死不久的目标们一个个串在矛上,变成点点凄凉的萤火。

  「又见面了呢,小周。」坐在雕琢华丽镶上金边的办公桌上,叶修很随便的打开抽屉翻出了高级香烟刁在嘴里,向他露出懒洋洋的笑容。

  手里握着染血的凶器,腼腆的青年对着死神有些害羞的微笑。

  「嗯。」

 

  再后来,战争开始了。

  周泽楷每一次杀人,叶修就会出现在他面前,嘴里叼着从各种地方翻出来的烟,串烧完了亡魂就懒散的倚着墙与他四目相交,表情有些无奈。

  「小周,杀人不好。」叶修每次都会这样说,带着一点点埋怨,「你这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量,多大仇。」

  周泽楷只是微笑,纯良的笑容全然不是手染鲜血的人能够拥有,在叶修的烟燃尽之前,他会试着用嗯啊哦和嘴上说着忙碌看上去却闲适得不行的死神聊天,再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叶修不知道的是,在周泽楷决定无数次地追逐那个身影的同时,就已经做好了枪口舔血的觉悟。

  死亡,如影随形。

 

  最后一次,叶修站在周泽楷的面前,脚边躺着他的尸体。

  周泽楷很平静,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也做好了准备,甚至有些兴奋,即使停止的心脏不再跳动也能感受到雀跃。

  他对叶修露出了单纯又开心的笑,张开双臂,拥抱死神。

  叶修先是僵硬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像是拿撒娇的孩子没辄一般伸手回拥,他靠在周泽楷肩上,闭上双眼,享受着诀别之前的温柔。

  「晚安,小周。」

  死神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抬起手臂,战矛刺进相拥的另一人胸口。

  又在最后露出了混杂着苦涩与一丝甜蜜的微笑。

  「下次见。」

 

  轮转的命运,再一次的,重新开始。

 

 

TBC.

 

 

 

鬼门关前,我从剑三里爬出来更文了……

认真说,地狱的设定有参考冥府狩猎者、冥道、各种文章和民间传说,不合理的地方请不要认真(X

第一次写周叶有点小开心,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如果喜欢的话请回应我吧>w<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