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韩叶]洞房花烛叶

七夕贺文不解释,古风坑,认真你就输了

 

 ───

 

  叶家有男初长成,养在深闺嘲讽人。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与君并骑射。

 

  韩文清站在大殿前,看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簇拥着大红花轿由远而近,敲锣打鼓声声震天。帝王娶亲,举国人民一片欢天喜地闹腾得起劲,真正的主角心中却是平静,凌厉的视线穿越嘈杂,彷佛能穿透花轿望进那人墨黑似笑的眼中。

 

  「老韩,你说,哥怎么就这样嫁你了呢?」叶修似笑非笑,将聘礼之一的黑檀烟管揣进了怀里。

 

  花轿在殿前停下,随从掀开了帘幕,看新人下了轿,身披鲜红嫁裳,拖着懒散的步伐向他走来,韩文清几乎能看见那张脸上略嘲讽的微笑,眼神几不可见地放柔了几分,他不发一语地牵住了那双漂亮得过分的手,带着新人在满朝官员的注视下走上红毯。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送入洞房。

 

  韩文清不动声色地扶住被浓厚酒气熏了一脸之后自暴自弃地干掉交杯酒秒杀自己原地读秒等复活的某人,以免他醉成一摊泥烂在地上吓烂一堂文武百官,叶修半个身子都挨在韩文清身上,时不时晃个两下又被扶好站稳。

  老司仪一板一眼的进行着冗长的仪式,叶修的脑子里晕晕呼呼一片模糊,只记得韩文清不动如山地支撑着自己的重量,恍惚间竟感到无比安心,便放心大胆地把全身重量都放在与他相并的半边肩膀上,韩文清感觉肩上一沉,已为这货仗着自己醉了就要得寸进尺,大手一抓捉住叶修的手就往虎口掐下去,叶修这回真是冤枉,一瞬间疼得差点喷泪,一句卧槽紧紧咬在牙间,头盖之下面目狰狞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人清醒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了,叶修炸毛地在裙下狠狠踩了韩文清一脚,又被捏手背,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好不容易捱过了洞房前的繁琐祭礼,叶修的酒醒了大半,他让霸图宫人引入房内,沐浴更衣。男人洗澡不像女人那样讲究,叶修向来随性,做足了重点清洁便换上了便衣,踏入洞房时却还不见韩文清身影。

  叶修在床边坐了一会,不自觉地对于接下来的那事儿感到兴奋,虽不是第一次与韩文清交合,但大婚之夜毕竟一生一次,不知是否被房内那漫天满地的红感染了氛围,他莫名觉得口干舌燥,身体里面彷佛有火在烧,注意到房间角落的桌上特别贴心的摆上了茶,叶修没有多想,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水仰头灌了下去。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旭日升。

 

 ヾ(*´∀`*)ノ


  辗转相依知君心,春宵一刻值千金。

 

  大婚之夜,两人疯狂到了天露白,就着天时地利人和彻底地纵欲了一回,意犹未尽,媚药之下的叶修让韩文清几度欲罢而不能止,一次次凶狠地操得叶修如痴如醉,欲仙欲死。

  做到了最后叶修只知道哭,完全没了理智,被韩文清抱着哭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射都射不出来却还是硬得不行,韩文清也是第一次遇上灌了媚药的叶修,趴在自己怀里哭得浑身瘫软,敏感得一碰就直掉眼泪,像个被狠狠欺负了的孩子一样委屈,韩文清没办法,只能耐着性子哄他,又点了他的睡穴,好不容易才让人睡了过去,最后还不忘帮叶修做了基本的清理才搂着人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

 

  美人在怀,江山在手,人生赢家不过如此。

 

  隔日,张新杰抱着昨晚洞房前韩文清塞给他的一迭宗卷,看着空无一人的王座与风中凌乱的众臣子,冷静无比地一推眼镜。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从此帝王不早朝。

 

END.

 

 

 

文,我所欲也,基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文而取基三者,永世99粉矣(?

诸君,真是……好久不见(´;ω;`)

为了出去玩和基三快要半个月没有更文的我,这次在心里发下了毒誓,七夕再没文可更我就把存稿中的肉贴出来……

所以,谁来告诉我,为毛我都哭着把贺文生出来了却还是贴了连结呢?((沉痛

 

P.S.喵教好帅(///▽///)(X

 

偷偷改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owo
求回应>w<


评论(1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