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韩叶]一个关于汤饼的故事

端午节来一发!

这是一个关于汤饼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沐橙卖了哥哥然后老韩买了的故事

脑洞原址在这里→ 点我

 

───

 

  「老韩你来得正是时候……哥快饿死了……」

  韩文清甫一踏入书房,有气无力的声音便穿过正厅幽幽地传来。一进门便看见他的皇后死鱼一般横七竖八地伏在案上,两眼无神,气若游丝。

  他皱眉看了一眼饿得扁扁的叶修,转头问向门旁的近侍

  「一帆,不是再三叮咛要记得喂食吗?」

  「回皇上,皇后娘娘死活不吃萝卜,不吃红茄,也不吃西红柿。御膳房的陈姐大怒,亲自上门,本欲予以言教,受不住皇后娘娘的……口舌伶俐,罢工回家了。」简单来说某人把他找来的厨娘嘲讽了,人气跑了,于是这个挑食又作死的货就这样饿了大半天。

  韩文清简直不想理他。

  「老韩……老韩你最霸气最威武最英明神武了……快给哥端碗红烧牛肉上来……呜呜……要饿死了……老韩你忍心吗……老韩你人性呢……老韩……」哼哼哀哀的虚弱气音锲而不舍的攻击韩文清的耳膜,那人歪歪扭扭的蹭过来整只扒在他背上,软糯的声音就贴在耳边,绛红的衣袖随意的散落,中气不足却意志坚定的吵吵吵,大有韩文清再不放下奏折去给他端碗面上来就不死不休的气势。

  「叶修,安静。」随手在那人搁在他肩上的脑袋上摸了两把手感良好的细软发丝,英明神武的韩武帝淡定的说,「方才叫人给你做点吃食,一会儿就来。」

  叶修一听有吃的,立刻收起了刚刚ㄧ哭二闹三上吊的嘤嘤嘤,给自己蹭了个舒服的位置就乖乖地趴在韩文清身上给皇帝摸毛,不吵不闹。

  站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小乔小近侍表示他好像亲见了传说中道士收妖孽的最高境界,不明觉厉。

  不一会儿苏姬就端着一大碗热汤饼快乐的蹦进了书房解救他好哥哥杯具的五脏庙,叶修看着食物的眼神都是直的,立刻抛弃了韩文清飘到了一旁的小桌前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汤饼的世界。韩文清看了一眼见食忘色的皇后娘娘正以一种凡人无法领略的高深绝妙的姿态从容优雅的狼吞虎咽,直到消灭了半碗汤饼才舍得抬头离开汤饼碗,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

  「好热……」

  韩文清正巧阅毕了一折子,抬眼不经意地一瞥,顿时移不开视线。

  半碗汤饼下肚,叶修热得满身是汗,苍白的肌肤泛起热潮的红晕,白里透红,一滴汗珠自眉角落下,勘勘划过清秀的脸孔,眉眼微蹙,香汗淋漓。叶修豪不自觉,正抬起手臂,朱红衣袖轻轻拭过面颊,纤纤手指划过微张的唇畔,墨色的眼眸微微瞇起,视线飘向韩文清的方向,带着一丝幽幽地埋怨。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韩文清感觉自己陷在了那惊鸿一瞥,却听得那佳人便启朱唇

  「啊啊!大热天的吃汤饼热死了!老韩你这是虐待!还不快给哥上碗凉茶!」

  这世上敢对韩文清这样说话的人大概也只有叶修一个了。

  那瞬间韩文清真觉得自己他妈的就是个傻逼,这货能懂那秒秒钟的浪漫吗?!这货会写这两个字吗?倾国倾城你妹!国色天香你妹!这货就只是个特别欠干的妖孽!干死他!

  一边的叶不修不知道自己作死作得如此成功,还在伸长了手想捞韩文清案上那杯诱人的凉茶,正好被韩文清捉住了纤细的手腕一把拖到怀里就往那张可恨的嘴咬了下去。

  「我靠!老韩你发什么疯……唔唔、等一下……啊……」

  在一旁目睹一切经过的苏姬脸上挂着让人心底发毛的谜之微笑,捂住了小乔的眼睛顺势把人推出了门外,特别细心特别体贴的给关上了书房的大门,分分钟把哥哥给卖得骨头不剩。

  真是一个美好的夏日。

 

 

 

 

───节日来应景一下小小的后续

 

  莫约几时辰后,当皇帝书房终于安静下来时,苏姬又快乐的拉着小乔转回了书房门前,礼貌性的敲了敲门,得到了韩文清的应声后才推着门进了室内。

  房内窗户大开,案上也点了沉香,基本没什么怪异的味道,韩文清还是一脸严肃的阅宗卷,只是地点从案上换成了一边的美人榻,榻上瘫着一只霜打茄子一般蔫掉的叶不修,卷着毯子蜷在韩文清腿上一动不动,奄奄一息。

  「陛下真是好体力好兴致,这个时辰了还在阅折子呢。」苏姬笑嘻嘻的戳了戳韩文清腿上只露出顶毛的大虾卷,虾卷颤颤抖了两下,又不动了。

  矮油,不小心挂掉了。始作俑者的苏姬心中点上了蜡。

  「有事?」韩文清斜眼看了巧笑倩兮的苏姬,天下第一美人对着他眨眨眼,从袖子里掏出了两颗饱满的粽子递给了韩文清。

  「我和果果刚刚做了粽子,果果嘴上抱怨心里却还挂念着某个人还没吃什么东西,就给你们送来做夜宵啦~」苏姬露出了调皮的微笑,她可一点都不怕这位黑面皇帝,水灵的双眼一转,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一个是红烧牛肉味儿,另外一个嘛……是萝卜红茄西红柿味儿的,皇上您就自己斟酌吧!」

  说着又看了眼感觉到了危机又抖了几下的虾卷皇后,眼神中充满了怜悯,在心中把一根蜡改成了一排蜡之后,苏姬向韩文清行了个礼,拉着已经端好了水收好了面目全非的汤饼碗的小乔又快乐的蹦了出去。

  韩文清看向粽子,又看向腿上各种又饿又累干干瘪瘪的叶虾卷,有些于心不忍的想把人叫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唤了几声没动静,又特别伸手把人脸从虾卷里面挖出来以免闷坏,温暖的大手触及软热的脸颊忍不住又捏了几把。

  叶修在梦中感觉到有人不停的要抢他的食粮,非常不满的皱起眉,无意识地张口就把韩文清搁在嘴边的手咬进了嘴里,又吸又舔还嚼了好几下,也不知是梦到了什么美食,迷迷糊糊的动作看着韩文清又好气又好笑。

  「唔……老韩……红烧味儿的老韩……别跑……」

  「……」韩文清黑着脸把手指抽了出来,在虾卷皮上擦了几下,叶修在梦中感觉到他的食粮跑了,整个人都饿醒了,一张开眼睛还没认出韩文清就先认出了韩文清嘴里咬着的粽子,顿时双眼发亮,嗷了一声就扑上去抢,嘴里还不停嚷嚷

  「老韩你太过分了有粽子自己吃都不叫我我白养你了你个庸君都不懂孔融让梨老韩让粽吗我要吃我要吃混账你让我吃……」

  被叶修这么一闹,本来腾出手按着人不让他咬到那口味特别微妙的粽子的韩文清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把剩下两口的粽子塞进了叶修嘴里。

  叶修得了粽子高高兴兴的维持着扑在韩文清身上的姿势嘴里嚼了两下。

 

  「这是什么啊呜呜呜呕───」

 

 

 

END

 

大家端午节快乐啊──((嚼着粽子

 


评论(12)

热度(61)

  1. 血枫洗羽_清平愿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2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