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韩叶]回家 03

本章有提到嘉世……你们懂的(?

520滚回来更新一下。

传送门→   01   02   04

 ───

 

 


  叶修双眼紧闭,沉浸在梦中的画面却挥之不去。

  故人的面孔一一晃过眼前,那些尘封已久的久远记忆一一浮上表面,在梦境中交错而过,嘉世的老队员、开荒一代的老对手们,温和笑着叫他小队长的吴雪峰,三连冠的王座下粉丝们的震天欢呼……那些绚烂而辉煌的过往。

  在初始嘉世的破烂环境、和网吧包厢没两样的训练室中队友们吵吵嚷嚷的喧闹,副队长谦谦君子般微笑的气场镇压,小队长竞技场的暴力碾压,曾经朝气蓬勃的联盟第一冠军队却在巅峰的王朝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不再年轻力盛的老将。

  当他开始察觉到改变,吴雪峰依旧是那半是宠溺的笑,说的却不是来年再战,他们都离开了,新鲜的选手从训练营中被提拔进队,嘉世依旧强大,却已经不再是最开始的嘉世,荣耀里残酷得留不住随月流逝的遗憾,却依旧是每个选手最绮丽的梦想。而当联盟开始兴盛,当对单纯的游戏沾上了金钱与商机,当陶轩看着他的眼神再没有最初天真却坚定的信念,当强大的嘉世渐渐失控,他发现,改变一切的是荣耀,唯一没有改变的,却也是荣耀。

  刘皓、陈夜辉、崔立、王泽、申建、贺铭……他能看见那些扭曲的脸,看见那些荣耀之下的丑恶,却从来不去怀疑他深信不疑的东西。

  他只是想打荣耀。

  梦境停在孙翔年轻气盛的脸上,他的指尖颤抖,他交出了一叶之秋。那些伪善的笑、那些假惺惺的关怀、那些恶意的迎合谄媚……陶轩的面无表情,苏沐橙眼底的不甘与愤恨,他全都看在眼里。

  他想起很久以前那个其乐融融的嘉世王朝,想起那些不再有人记得的选手。

  嘉世最初的梦想已经完成了……所以他们走了。

  这里已经不是……

 

───

 

  叶修醒的时候韩文清正好走进房内。

  见他一脸迷茫的努力用糨糊脑思考天花板为什么是白色这么一个深奥的问题,韩文清把饭盒丢在一边的桌上,走上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虽还是偏热,却是正常的温度。

  韩文清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嗯……老韩,这里是……医院?」转动眼珠盯着韩文清特别黑的脸,叶修觉得一醒来就看到钱包脸的自己还真不容易,「要不要这么夸张……」

  「发烧烧到40度昏迷不醒,睡了几十个小时,你觉得呢?」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老韩的低沉声音听着让人透骨生寒,忍不住抖了两抖。

  「嗯,我觉得……」努力运转着不太给力的脑袋,叶修下意识的想转移这个让他感到危险的话题,却不小心人生拐错弯,脱口而出。「老韩你有没有烟?」

  完了。

  彷佛听到了名为韩文清理智线的清脆断裂声,叶修清楚的感受到老韩身上快要实体化的黑气在刷刷刷的暴走,恋人瞬间变成魔鬼。

  「你就知道抽烟!」韩文清狠狠跩起床上那人的衣领,恶鬼般的脸孔凑近,低吼就在耳边,「不要命了吗!」

  「老、老韩你冷静一点,我自己的身体我有分寸……」

  「分寸?烧成这样你跟我说分寸?」

  「我就是抽根烟还能有什么事……」

  「叶修!」韩文清忍无可忍的低吼,恶狠狠地瞪着叶修,墨黑的眼中燃着愤怒,还有更深刻的一些……叶修说不上是什么,却只觉得心头一恸,还来不及去思考,就听见韩文清压抑着情绪,「我一点也不想看你病,看你死,只因为你一点也不珍惜自己,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

  叶修一时间愣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韩文清──这样愤怒而……害怕。

  害怕失去自己。

  「你为什么可以毫不在乎……」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韩文清松开叶修皱得不成样子的衣领,他摊倒在床上,然后,被拥入男人极轻而温暖的怀抱,他几乎能听见韩文清的心跳,沉重地跳动着缓缓低语,他说,我爱你,想和你走一辈子。

  你知道吗?最坚强的战士,会有最温柔的恐惧。

  叶修忽然间不知所措。

  拥抱似乎只有一瞬间,韩文清很快放开了他,叶修抬起眼眸与他对视,看着那双压抑着情感的黑色双眼,张了张嘴,哑哑地说

  「老韩,对不起……是我的错。」

  让你担心,让你害怕──却一无所知。

  「我以后会注意……」

  韩文清深深地看着他,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你啊……」

 

───

 

  叶修最后答应韩文清让医院做个详尽的身体检查,但碍于现下那病得乱七八糟的身体,纵使烧退了也只得到了医生高冷的四个字:住院观察。

  事实证明医生是明智的,老者的经验是绝对的,在经过一整个下午的乖巧听话加上各种耍赖打滚,又扁着嘴硬是吞了半碗悲惨的病号稀饭(某人趁韩文清不注意顺走了他碗里的一小块腊肉),终于换来晚上用韩文清的笔记本打荣耀的殊荣,最后在十点准时被关灯勒令睡觉的叶修……半夜又烧起来。

  简直把半夜起来解决生理问题顺便看看人有没有睡好的韩文清吓得不轻。

  用职业选手的手速和反应按了呼叫铃,值夜的护士没多久便杀过来,叶修倒是醒了,只是烧得迷迷糊糊就往韩文清贴在额上那略显冰凉的手心蹭了蹭,然后被揉了揉又热又软的脸,叶修舒服得对他露出一个有点烧坏掉的傻笑,闭上眼睛模模糊糊地就睡了,最后被挂上了吊瓶子让药液在里面滴滴滴,韩文清就坐在床边看他没心没肺地睡得一脸安详,自己却没敢再阖眼。

 

───

 

  半睡半醒间,正觉得冷,身上就被覆了一件暖热的衣物。

  「前辈又睡在这里……」

  「嘘,别吵醒他……」

  听见熟悉的声音,叶修睁开有些发酸的眼睛,就看见一脸微笑的苏沐橙和一旁端着水的乔一帆正盯着自己,一见他醒了便活力十足的打了招呼。

  「早!」

  「前辈早安!」

  愣了半晌叶修才回过神,「……哦,早。」

  正要从趴在电脑桌前的姿势坐起身,就感觉肩上滑落了什么,伸手一抓,是件兴欣的队服外套。

  「谢啦,小乔……呵啊……」他边打呵欠边把外套还给那总是全兴欣起得最早的少年,后者只是腼腆的笑笑。

  叶修站起身,顶着两颗大黑眼圈一脸睡眠不足的晃去洗漱,正巧看见一大早就精力过剩的包子拿着个包子冲进他小弟房间的画面,在心中为罗辑默哀了一秒,他转进浴室,就看见安文逸和莫凡站在一起对着镜子无言地默默刷牙刷牙刷牙的诡异画面,他不禁失笑,然后加入了默默刷牙的团队。

  早餐饭桌上早已是一片闹腾,难得早起蹲在阳台抽烟缅怀当年神一般的自己的老魏被陈果顺手拖去当苦力搬运早餐,心有不甘的就赖上了起来给林敬言传送爱的骚扰简讯的方锐要死一起死,没下线的两人一路吵吵嚷嚷互喷垃圾话被忍无可忍的陈果爆喝一顿,哼哼哀哀的带着全员的油条豆浆返回兴欣,然后在天真无邪的包子面前把那微不足道的小小劳动吹得跟什么似的,笑得那叫一个嚣张。

  唐柔微笑着拉住简直想把油条往两人嗓子里捅的陈果塞了杯豆浆在她手上,一旁的苏沐橙已经掏出了瓜子正想投喂莫凡,坐在对面的罗辑面前堆满了包子给他拿的包子放弃了治疗。

  看着一片欢脱愉悦的兴欣早餐大会他笑着走过去拿起筷子就顺走了老魏碗里的小笼包,老魏哀哀叫著作势要和叶修拼命,其实声东击西手已经伸到了小乔碗里又被安文逸一脸高冷的打掉,回过头碗里的小笼包又被方锐猥琐了一个,顿时觉得这世界太不公平,唯恐天下不乱的嚷嚷着差点挑起早餐小笼包争夺战第三十七回合,然后在陈果生无可恋的「你们安安份份吃个早餐会死吗!!!」怒吼下摸摸鼻子偃旗息鼓,殊不知此时小笼包已经全落进了拾荒者大大的碗中,一旁的苏女神笑嘻嘻的嘴里还咬着半个。 

  被全员集火一波带走的老魏死不瞑目的瞪着始作俑者的叶修,得到了战术总指挥高深莫测的呵呵。

  这样毁粉丝三观灭自己形象的全民运动每天都乐此不疲的上演,兴欣在凑齐了猥琐、没下限和心太脏三个属性之后整个画风就在弃疗的到路上奔驰,纵然有着两位美女选手都没让老板娘的心累好上那么一点点,看看那拿着筷子当战矛挥舞还一脸跃跃欲试的唐妹子就知道这战队不会再好。

  但叶修就是觉得这样正好,再好不过。

  这样才像是──家。

 

  然后他想起了那一天,当他宣布自己要退役时,他们的表情。

  他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家,却抛下了。

 

 

 

TBC.

 

 

 

昙花一现的po主鉴于母上拿着蟑螂拖鞋站在后面人生苦短我长话短说qwq

我爱全职,我爱嘲讽的叶修,爱霸气的老韩,也爱看到这里的你们、给我留言的你们

再一章就结束了,然后是肉,然后是永无止境的脑洞

我们七月再见?(笑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