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全职,瑞金,轰出,瓶邪,巍澜。

[全职][韩叶]回家 02

R……15吧?
微伞修。

OK?

传送门→   01  03  04

 ───

 

 


  透过层层雨幕,远远地文清便看见自家门前蹲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懒散得彷佛没骨头似地半靠在栏杆上,嘴里叼着根烟慢悠悠地抽,丝毫没有半分雨打落汤鸡的狼狈,半湿的发搭在前额,虚掩其下如墨的一双眉眼。

  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那人回过头,看着他渐渐走近,勾起一抹与记忆中如出一辙的笑,一点也不知道为了找他一个人闹得天翻地覆的世界,只是轻描淡写的开口唤他,「唷,老韩。」

  韩文清站在他面前,表情严肃,眼中却是柔和,伸手撩开他湿漉漉的刘海,温热的指间描绘冰凉的脸颊,「叶修。」

  「额,那啥,哥又无家可归了,收留我吧老韩。」眨眨眼睛,叶修一脸纯良求收留。

  韩文清就这样看着他,想也没想的说

  「好。」

  然后,吻他。

 

───

 

  那晚他们从门外吻到门内,再顺势吻到了床上,许久未见的恋人干柴烈火,便顺其自然的放纵欲望,用行动倾解思念,贪婪的掠取彼此的温度填满想望,叶修难得十分配合地敞开身体让韩文清深深进入,总是嘲讽的嘴愣是被整得只能发出声声甜腻呻吟,他不甘示弱的抬腿去勾男人的紧实的腰,处心积虑地撩得他险些失控,只得一次次地把人按在床上狠狠操弄,又在结束之后落下缱绻的轻吻。

  韩文清。

  或是清醒或是迷茫间,叶修感受着恋人的存在,韩文清的气味、韩文清的温度、他的形状、他的脉动,像要把人深深烙印在灵魂中,拥抱他、呼唤他,一次次的放纵自己沉沦在情欲的海洋,沉溺进名为韩文清的存在,让一切顺从本能而不再去想,让纷乱的心情化做高潮之后的一片空白,被男人紧紧拥入怀中。

  慢长而激烈的性爱结束时窗外的天色几乎能看见晨曦,韩文清抱着疲惫不堪的叶修沉进放满温水的浴缸,熟练的后续清洗,叶修累得只能瘫在他身上随便他搓搓洗洗,最后被放在收拾干净的床上时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却还是精准的滚进背后人温暖的怀里,然后沉沉睡去,甚至没有感受到韩文清沉默却若有所思的视线和那极轻极浅的吻。

 

───

 

  巨大的荣耀字样大大地跳出,极其炫耀地占满整个屏幕。

  「唉,又输了又输了,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再一局再一局!这次和我打!」

  「傻逼!你都输几百次了!这次换我!小哥这边啊,房号……」

     熟悉的场景,一如往常喧哗吵闹的网吧,或新或旧的面孔与声音缭绕,透过耳机参入了游戏音效变得虚虚实实,身边的众人还在争执不下,却见他两手一推键盘,利落地关了游戏退了卡片,懒洋洋地说,「不打了,我去接沐橙哈,你们几位大爷慢慢玩儿,最好排个队等哥回来分分钟虐翻你们。」

  「臭小子,嚣张什么啊!」

  「滚!给我远远地滚!」

  衬着背后一片笑骂地闹腾声,他一脸嘲讽地挑眉笑了笑,没吭半声,却妥妥地拉稳了全网吧的仇恨,在一群手下败将的嘘声中光荣地走出大门。

  三条街外的学校正是放学时分,甜美的女孩站在门口和同学们说说笑笑,见他走来,转头又说了几声,便笑着迎面跑来,他非常自然的伸出手牵住她。

  「沐橙久等啰。」

  「嗯,叶修哥,哥哥今天没有一起来吗?」

  「你哥他去另一个网吧打黑赛我们分头进行,一会就回来。」

  「你们没有一起去吗?」

  「傻孩子,妳哥一只手就能虐翻他们我去干啥,给人留点希望啊。」

  「不是都一样吗……」

  「呵呵。」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们停在红绿灯前,逆 着光就看见马路另一端有个熟悉的身影朝他们挥手,俊秀的脸庞满是笑容,绿灯一亮,沐橙开心地跑过去扑在少年怀里,甜甜地喊着,「哥哥!」

  苏沐秋一脸幸福的把可爱的妹妹抱个满怀,浑身散发出妹控的光芒,刺眼得让后面慢悠悠晃过来的叶修简直不忍直视。

  「唷,英雄,赢了没有?」

  「那必须的!大爷我谁啊。」像叶修炫耀性的眨眼,心情大好的苏沐秋同志牵起妹妹的手笑着说,「沐橙啊,今天想吃什么尽管说!哥哥有钱!」

  「那就红烧牛肉吧。」

  「滚!没人问你!」

  「哈哈哈……」

 

  他记得那天他们去吃了附近的甜点餐厅,女孩看着蛋糕双眼发亮,苏沐秋温柔的给妹妹擦去嘴边的奶油,一时不察,盘内的甜点就被他一叉子扫了个干净。

  「叶修你大爷!还我啊啊啊!」苏沐秋一秒炸毛。

  「呵呵。」叶修一脸嘲讽的把半个布丁塞进嘴里,满足的舔舔唇上的焦糖。

  他看见苏沐秋愣了一下,那瞬间他看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读懂了那一秒的发愣。

  他想吻他。

  于是他特别魅惑地笑了笑,在苏沐秋掉满鸡皮疙瘩时把剩下半个布丁吞了。

  「啊啊啊魂淡!!!」

  「呵呵。」

 

  饱暖思荣耀,他们一人一只牵着沐橙的手走在夏夜的月色之下,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一如他对过往的眷念,他们走向出租的小屋──他们的家。

  他始终忘不了少年眼中那份幸福而张扬的神采,他说

  「───」

 

  但是,你已经死了呢──苏沐秋。

 

───

 

  「叶修、叶修……」

  比起少年更加低沉的、属于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唤着,他勘勘转醒。

  首先感觉到的是挥之不去的热,身体无力,四肢酸软,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模糊的视野中是熟悉的坚硬轮廓,他认出来,那是韩文清。

  「老韩……」

  声音低哑地彷佛砂磨过,喉咙与唇都干涩得不行,他被扶起来,温热的水滑进口腔,他慢慢地咽了几口才缓过劲来。

  「热……」他喃喃地抱怨。

  「你发烧了,躺好,我去给你买药。」韩文清的声音传入脑中,烧得迷糊的大脑过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人已经被塞在棉被里掖好了被角。

  「嗯。」他弱弱的应了声,感觉比起发烫的肌肤显得温凉的大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他看见韩文清素来严肃的脸更皱紧了眉,钱包指数刷刷刷的标升。

  「没事……就发个烧嘛……」叶修轻描淡写地对着韩文清笑笑,被捏了脸颊。

  「睡觉。」

  丢下两个字,韩文清披上一旁的外套,帅气的背影走出视线。

  「呵……」

 

  立于四大战术师之首,人称荣耀教科书的叶修大神这次却是失算了。

  也许是昨日淋了雨又累得狠,又也许是一整年来他没怎么在意休息的不停工作累积了太多疲惫,在心理松懈下来后紧接而来的是长期被忽略的身体的报复,寻常的感冒来势汹汹,硬是让叶修极其惨烈地大病一场。

  叶修吃了药便不管不顾地睡了下去,念在病人需要好好休息韩文清也没去吵他,确定人熟睡之后便在旁边放了个装着温水的保温杯,出门买了些青菜白米回来熬了粥,便搬了张椅子带着笔记本坐在床边打荣耀。

  愣是直直等到了太阳西下,叶修都没有醒。

  韩文清这才查觉到了情况不对,不仅烧没有退,人更是连饿都没有饿醒,试着叫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只是皱着眉一脸不适,苍白的脸泛着病态的红晕。看着再这样继续烧下去人都要烧傻了,韩文清果断地叫了出租,把叶修里里外外用衣物裹了个结实背去了医院挂急诊。

  傍晚的急诊室人并不多,又或者是那张脸黑得太可怕,他没等多久就让护士领进了事先要求的单人病房,把人放在床上等医生进来好一通检查,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只是这位先生正好身体不行,就重感了。」医生也不惧韩文清黑到杀气快实体的脸色,很平静地宣布检查结果,想了想,又说,「你是病人家属吧?注意一点别让他这样糟蹋自己,再这样下去身体铁定要出事。」

  「糟蹋?」皱紧了眉头,韩文清严肃道,「怎么说?」

  「简单而言是睡眠不足,过度劳累,还有一点营养不均衡,再加上他抽烟抽得凶,身体负荷不了这次才这么严重,这些东西平常不注意,累积起来可要人命。」老医生说着又念了几句,韩文清的脸色是越听越黑,道了谢送走医生后简直想把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人拖起来痛揍一顿,但看着那烧得病态红样的脸又下不了手,只能瞪着人心里憋着火。

  昨天看见叶修的时候就觉得人瘦了一圈,不仅虚胖消了下去,连手感良好的肚子和略显圆润的肩都没了,抱起来简直差评。

  又瞪眼了睡得没心没肺的叶修不甚安稳的睡脸,韩文清终是叹了口气,坐在床边伸手柔开了他紧皱的眉头。

  让人操心的浑蛋。

 

 

 

TBC.

 

 

再也不用爪机发文了嘤嘤嘤......

肉,等我,考完,再,补!!

看我真诚的双眼!!

如果有哪里很奇怪请一定要告诉我……当局者迷qwq


评论(6)

热度(82)